https://www.safedai.net

[保定房产价格]欧元区共同预算初步达成 财政一体化仍前路坎坷

欧元区共同预算可行性达成,财务现代化仍前路艰辛

欧债政治危机爆发多年后,促成政治危机的欧元区结构性流失难题依旧未得到缓解。不过,12月13日~14日举办的欧盟峰会其间,欧盟再一就创立“欧元区共同公共预算”达成完全一致,欧元区财务现代化迈出最重要一步。

此项决议案以比利时副总统马克龙在此之前的提议为原型,被视为“比利时价值观”的欧元区改革。在此之前,马克龙提出,希望欧盟设立共同基金会,为欧盟全境的交通设施、交通和就业等各个领域的共同工程项目提供经费。马克龙表示,此举将深化欧元区19个国家所两者之间的紧密联系。其提议在获得欧盟另一双峰齐名——奥地利的认同后,月被提上议事日程。

与会的欧盟总书记表示,设立欧元区的共同公共预算将使欧元区更具竞争能力,并有助于减少其成员国两者之间的经济发展差别。2019年6月,欧盟各成员国中央政府将就预算的主要细节作更进一步探讨。

虽然各国可行性就建立共同预算达成完全一致,但法德两国间总书记出于本国个人利益以及应对欧盟外患的考虑所提出的欧元区共同预算,在欧盟及欧元区外部个人利益的关系微妙、法德外交堪忧、欧元区总体经济发展面临放缓舆论压力的历史背景下,共同预算的将来依旧破朔迷离,预算私人企业、预算数量等内容也还有待协商实施。

德法峰会提出欧元区共同预算方案

仅统合的财政政策而没有统合的货币政策,是欧盟或欧元区长久以来被非议的结构性难题。在此之前,在欧债政治危机爆发后,出于该体制缺陷,欧元区难以解决各成员国经济发展不平衡,在面临类似欧债政治危机的状况时,不能对金融机构政府机构破产进行有效地管理工作,亦难以在不得不偿债的成员国被投资消费市场拒绝时施以有效地救济。之后,关于欧元区建立共同预算的声浪四起。

本轮呼吁可以可追溯马克龙在今年9月的公开发表回应。彼时,他将欧元区进行改革称为自己的适当执政目的,并提出委任欧元区财政部、在欧元区外部统合征税、支出、发行票据等一系列方案。最初,这仅是马克龙的“独角戏”,奥地利非常热衷于,然而,为了挽回国外舆论得票率,去年6月底,默克尔默克尔忽然表示希望将原有的为欧盟核心成员提供国际金融军事援助的“西欧平稳功能”(ESM)更新为“西欧货币基金”(EMF)。

于是,就有了马克龙和默克尔于去年6月19日在尼斯堡举办的德法峰会。峰会后,德法共同发表了“尼斯堡独立宣言”(Meseberg Declaration),其中重要的一项细节就是两国“承诺建设工程欧元区共同预算”。

马克龙和默克尔称,建立共同预算将会令欧元区获得更佳的市场竞争自然环境,更进一步结合,也能使得欧元区的经济发展自然环境更平稳。欧元区预算经费将来自于成员国每年拨款,并对财务及其他自然资源进行重新分配。两国总书记还具体表示,将来会将数量为5000亿德国马克的ESM转化成暂时性的EMF,可向财务紧绷的欧元区成员国提供利息。

德法以前提出的方案获得了欧盟高级官员的支持。欧盟副主席容克斯表示,德法公开信中的方案“十分均衡”,能够促进西欧持续发展,欧委会回应十分满意。欧中央银行副行长德拉吉也表示支持法德提出的欧元区进行改革方案,但呼吁公布更多内容。他称,“这份文档很模糊不清,需要做很多管理工作。该方案旨在希望深化通货军事同盟,最后,我们可以略有斩获。”

但19个欧元区国家所中,超过分之二成员国则对该方案公开发表赞成。丹麦副首相马克·吕特(Paul Rutte)首先出来赞成,丹麦财务次官沃普克·汤姆森弗也表示,丹麦欢迎法德发表的欧元区进行改革承诺,但“预算中看不到对丹麦国民的益处,而且,欧元区预算究竟能解决什么难题?它将如何与其他债券密切相关?”

紧随其后,瑞士、比利时、丹麦、瑞典、爱沙尼亚、波兰、拉脱维亚等国也接连回应质疑欧元区“是否知道需要共同的预算体制”。他们表示,不喜欢马克龙将公共预算作为“工具性”政策。

妥协版方案或成行

为此,在之后的商讨中,德国政府被迫牺牲原有的可持续发展。

根据欧委会官方网站的数据,此次欧盟峰会中,欧盟总书记就“2021~2027年多年国际金融构建”进行了第一次实质看法交换,并在论证中呼吁匈牙利担任副主席,继续加强管理工作,为阶段的和谈制定朝向。总书记的目的是在2019年春季在欧洲议会(回应)签订协议。

“在此之前,很多人认为这项方案难以达成。”马克龙在峰会结束后表示。“但是,我们获得了妥协。” 在此之前曾“带头”赞成的丹麦副首相马克·札(Paul Rutte)表示,目前为止,欧元区各成员国早已达成了一项“恰当的妥协”,该方针要求认同各成员国中央政府的要求。不过,据外媒报道,与会的欧盟外交家在私底下表示,欧盟通过的预算金额远低于马克龙在此之前提出的方案。

根据14日通过的提案,欧盟共同预算将专注于促进欧元区成员国两者之间的经济发展结合,这一妥协方案比起在此之前马克龙最初提出的方案更为符合奥地利及其他欧盟国家所的“胃口”。预算经费将纳入欧盟更普遍的多支出中,预算的明确数量则将作为欧盟下一轮七年支出方案的一部分在成员国中进行讨论,并需要得到各成员国的表示同意。

“对于共同预算的平稳作用,此次峰会未涉及,但我未放弃这个愿望。”马克龙坚称。

容克斯认为,欧盟共同货币政策将为实体通货提供支撑。在峰会的阐述新闻报道招待会上,他称:“我感谢匈牙利中央委员会推进了多年国际金融构建(Multiannual Finance NET)的和谈:我们见过和谈取得如此极大及很快的成果。峰会其间的一系列和谈讨论将助力我们很快取得更进一步成果。”

在预算数量上,虽然明确位数仍未确定,但达不到在此之前提出的将占各国国内生产总值相应比率的要求。事实上,法德即使在发表“尼斯堡独立宣言”后,对于预算数量也一直存在意见分歧。马克龙起初提议的是数千亿德国马克,而默克尔在接受采访时谈及数量时,报出的位数为数百亿德国马克。

在此之前,欧洲共同体时代,欧洲共同体该委员会曾发布《马克杜嘉尔调查报告》称,如果要建立共同预算功能,数量最少要占欧洲共同体国家所国外GDP的7.5%~10%,在最初下一阶段,数量也最少要占相关公民GDP的2.5%到3%。按此比率推算,更为接近马克龙的预想。

天津专修的大学德语系系主任、中德文化文化交流研究机构特约教授周方表示,若欧元区统合预算能月达成,将可能由一个“欧元区司法部”来统合管理工作,毫无疑问将削弱奥地利的负面影响。或许,比利时在这场欧元区主导权的角逐中获得了绝对优势,但是,若预算额度按照比利时财政部长勒梅尔放出的口风最后定为欧元区国内生产总值的0.2%,或者按默克尔的提议,所带来的号召力将比以前预想的大得多。

“欧元区既需要西欧货币基金来坦率财政纪律,应对成员国出现的短期逆差政治危机,也需要一个欧元区统合预算来解决成员国两者之间长年的竞争能力流失难题。目前为止看来,两者的推进都加速了。”他称。

路漫漫其修远

虽然通过“曲线救国”令欧元区共同预算跨出了万里长征第一步,但欧元区财务现代化进行改革的前路毕竟一片坦途。

周方指出,预算最终的负担会落在纳税头上,从而减少其可支配收入,抑制消费者。此外,统合预算将形成一种“大锅饭”的预想,造成“边沿国家所”的道德风险和对预算的依赖,继而减弱自主造血基本功能;同时也会降低富足成员国的素质。

事实上,除了上述难题外,欧盟及欧元区的外患给共同预算的前途增添了更好随机性。

一方面,欧盟及欧元区“带头二哥”德法今天“自身难保”。比利时的“黄外套”文学运动从普通驾车人在网站发起要求政府降低燃油税的陈家书,在短短数周内演变成为今天拥有几百万参加者,要求马克龙的下台游行。虽然文学运动在马克龙的退让中继续偃旗息鼓,但远未得到解决。马克龙的偏右态度也使其从竞选活动时的“左右逢源”转为今天的“里外不是人”。

默克尔的境况比之马克龙则比不上,其所带领的社民党党在地方选举中惨败,默克尔旋即宣布将在2021第四个副总理会期结束后退出政界以后,也将仍然谋求连任党魁,月底12月7日发表了“最终一次演讲”。据奥地利报道,社民党准备让她提前让位给刚当选社民党副主席的“小默克尔”卡伦米勒,为2021年大选早做准备,而该举可能引发奥地利危机。事实上,默克尔的退出本身就在一定高度上标志着奥地利危机的深化。

另一方面,欧元区经济发展下滑、财务恶化舆论压力也不可忽视。2018年3季欧元区具体国内生产总值环比增速仅为0.2%,明显低于消费市场预想,也低于欧中央银行预定的0.4%;11月PMI指标继续下滑,增长能量面临下行可能性。通货膨胀各个方面,11月架构CPI通货膨胀从上月的1.1%回落至1.0%,总CPI通货膨胀从上月的2.2%回落至2.0%。

而此时,欧中央银行又于13日的汇率决议案中,确认了2018年12月初结束量化严格QE。欧洲中央银行副行长德拉吉表示,地理位置在政治上、商业贸易自由放任使得经济发展面临下行可能性,受内部需求走弱负面影响,欧洲中央银行下调了今明两年国内生产总值增速预想至1.9%和1.7%,下调来年通货膨胀预想至1.6%。

尽管有征兆表明欧盟与法国的预算和谈取得了成果,但随着马克龙宣布减税和提高工时,停滞大大的比利时保守主义示威可能使得比利时通货膨胀扩大。内忧之余,内忧外患亦不免。贸易摩擦对全世界需求造成负面反弹,欧美国家间的贸易谈判“各说各话”,其在世界贸易组织改革上的角逐从目前为止状况来看,也料将旷日持久。

话虽如此,但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论如何,各国在此次欧盟峰会上就欧元区共同预算签订协议,不可谓不是欧元区财务现代化更进一步深化的体现。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安全贷转载文章仅为传播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