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safedai.net

三和大神不相信眼泪,把网贷口子撸到废

  “想当年,我就是因为嫖娼去撸信用卡、网贷,撸了十几万,最后停留在了三和”,许格说。

  还完网贷,许格就后悔了,“不上征信的真的不用还。凭本事借来的钱,为什么要还呢?”

  深圳有个颇有名气的城中村叫景乐新村,在村的北区,有一个三和人才市场,这里驻留着大量游离失所的年轻人:没有身份证、多头借贷、与家人断绝来往、流落街头和网吧。

  他们被调侃为“三和大神”,甚至靠一瓶矿泉水,就可以存活多日。

  “如果你想了解小额现金贷,应该去看看这些三和大神们。”一位现金贷平台的高管告诉清流Club:现金贷借款人大多就是传说中的“三和大神”一族。

  在三和,集中着大量的制造业、服务业招工信息,吸引了全国各地流动的低收入者慕名前来。

  干一天工作,可以去网吧玩三天  

  周末的三和人才市场没有开门,仅有富士康等工厂的几个工作人员在场。很多人成群结队地蹲坐在不远的海新信人力资源市场,他们在门口的台阶上发呆或玩手机,几乎全是男性青壮年。

  不远处,有一辆治安巡逻车和几个治安人员在执勤,警觉地将目光锁定在过往的陌生人身上。

  那些人在等日结的工作,小卖部的老板阿辉说。

  附近小区的一楼有数十家装修破旧的网吧,是三和大神们的主要聚集地,里面充斥着复杂的气味和打游戏时敲击键盘的声音。上网只需要1.7元/小时,包夜10元。

  日结的活儿每天能挣120-140元,每天上班十几个小时,但干完一天就可以去网吧玩三天。

  阿辉把小卖部的一角辟出来,当作保管处。从简易的货架上,到地上都堆满了打工者们寄存的行李。原本逼仄的空间里,因为各式各样的行李箱、手提包、双肩包显得更加拥挤。

  今年5月,深圳市龙华区的相关部门开始对景乐新村一带进行了强力整治活动,如今的三和,地面多少被打扫干净许多,墙面也不见任何小广告,在网吧遍布的小区门口和小巷子里,都有治安巡逻人员驻守,传说中“三和女神”红姐也不见了踪影。

  整治之后的三和,再也不能没有身份证随随便便上网;从前四处倒卖身份证、银行卡的人只能在贴吧、QQ群或者微信群偷偷开展业务。

  大神的“挂逼”日常:“团饭”、“修车”、做日结

  三和有许多QQ聊天群,每天都有人发出各种求助信息:

  “饿了三天了,哪位好心的老哥能给我团个饭?”

  “附近的老哥,谁正在酒店或旅馆开房,我来洗个澡,能借我十块钱就更好了。”

  “团饭”是三和的黑话,意思是让别人出钱给自己买饭吃。大神们大量空闲的时间都混迹在各种聊天群里不分日夜地“吹水”(闲聊)。

  群里的大部分人生活虽不稳定,也尚且维持在温饱线之上,他们自己管这叫“挂逼”状态:找日结工作,累了就可以休息两天,“白天‘瘫痪’(无所事事地躺着)在公园,晚上‘瘫痪’在网吧,吃4块钱一碗的挂逼面,7块钱一荤一素的‘低配挂逼饭’”。

  “没钱吃饭的时候就去上班,有钱就继续赌、吃喝、‘修车’。”刚满18岁的卓庆已经来了三和一年多,对三和大神们的“挂逼”日常了如指掌,他解释说,“修车”也是黑话,指嫖娼。

  但在三和人的眼里,流落街头的“皮裤哥”才是真正的大神,不打工也不回家,每天靠着三和的群友给他“团饭”吃,没人买饭就捡东西吃。

  到了深夜凌晨一点多,有的人住在网吧,有的租15块一晚的床位,但有的只能安眠在海新信人力资源市场的门口——被三和人戏称为“海信大酒店”,远处停着的,就是每天在这里拉人去做日结的大巴车。

  三和大神们不愿意回家,有的已经跟家里完全断了联系。一位大神在QQ群里晒出了他曾经的宝马,为了还掉70多万的赌博欠款,他卖了宝马之后,背着40多万的欠款出门打工。

  卓庆说,三和大神大多好赌成性,活跃在百度戒赌吧。碰到“志同道合”的人,他们会吹嘘过去的故事,在群体发动图调侃:“赢了会所嫩模,输了下海干活。”

  罗成也是其中一员,他简洁地讲出了自己的故事:15岁嫖娼被抓、16岁吸毒被抓进戒毒所、17岁强奸女学生被抓、20岁开始赌博,输掉3万多一直“瘫痪”至今。

  像罗成这样因为“黄、赌、毒”等违法犯罪活动从青春期就“下水”的,在三和并不是个例。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安全贷款网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